貿仲委及其分會(huì )的法律地位和歷史沿革

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貿仲委”)是中國專(zhuān)門(mén)處理經(jīng)濟貿易爭議的常設涉外仲裁機構。經(jīng)過(guò)50多年的發(fā)展,貿仲委已成為國際上重要的商事仲裁機構之一,具有重要的影響力。

為了適應中國對外貿易事業(yè)發(fā)展的需要, 1954年5月6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wù)院第215次會(huì )議通過(guò)了《關(guān)于在中國國際貿易促進(jìn)委員會(huì )內設立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的決定》。根據政務(wù)院的決定,中國國際貿易促進(jìn)委員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中國貿促會(huì )”)于1956年4月成立了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1980年2月26日,國務(wù)院發(fā)布《關(guān)于將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改稱(chēng)為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的通知》,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改名為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根據1988年6月21日國務(wù)院《關(guān)于將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改名為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和修訂仲裁規則的批復》,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改為現名。2000年,貿仲委同時(shí)啟用中國國際商會(huì )仲裁院的名稱(chēng)。

1982年,深圳經(jīng)濟特區派人到中國貿促會(huì )面談,提出深圳面臨不少涉外經(jīng)濟貿易爭議案件,亟待解決。深圳特區各公司及有關(guān)單位迫切要求在深圳設立一個(gè)仲裁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法制委員會(huì )辦公廳也向中國貿促會(huì )轉交了廣東省有關(guān)方面的意見(jiàn),建議中國貿促會(huì )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在廣東特區設立仲裁機構。

經(jīng)中國貿促會(huì )與中央和廣東省等有關(guān)方面研究認為,根據當時(shí)國內外經(jīng)濟貿易形勢和開(kāi)展對外經(jīng)濟貿易工作的需要,有必要在深圳特區設立仲裁機構,就地解決一些與外商、港商經(jīng)濟貿易往來(lái)中存在的爭議。為了充分利用和發(fā)揮中國貿促會(huì )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成立近三十年的實(shí)踐經(jīng)驗和在國際上的信譽(yù),并便于仲裁裁決在國內外的順利執行,以利特區工作的開(kāi)展,可以由中國貿促會(huì )在深圳特區設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的分會(huì )。

1982年11月9日,由中國貿促會(huì )會(huì )同對外經(jīng)濟貿易部、外交部向國務(wù)院上報請示,“擬由貿促會(huì )在深圳特區設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的分會(huì )。分會(huì )的設置分二步走。第一步先設立仲裁委員會(huì )的辦事處,由貿促會(huì )配備辦事處的領(lǐng)導干部和業(yè)務(wù)骨干并在當地吸收部分干部。辦事處的任務(wù)暫定為以下兩項:一、調解特區有關(guān)涉外經(jīng)濟貿易爭議案件;二、代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接受當事人申請的仲裁案件。經(jīng)仲裁委員會(huì )同意仲裁庭可在深圳審理?!薄稗k事處的業(yè)務(wù)主要由貿促會(huì )領(lǐng)導;干部管理和政治思想工作等主要由特區領(lǐng)導?!苯?jīng)國務(wù)院同意,中國貿促會(huì )行文批復廣東省人民政府和深圳市人民政府。中共深圳市委于1984年2月28日印發(fā)通知。辦事處設正副主任三人,主任和一名副主任由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派員擔任,另一名副主任由深圳市派員擔任。經(jīng)批準,深圳辦事處于1989年更名為深圳分會(huì ),于2004年更名為華南分會(huì )。

為了適應上海市對外開(kāi)放事業(yè)發(fā)展的需要,上海市有關(guān)方面在征得中國貿促會(huì )同意后,上海市對外經(jīng)貿委向上海市人民政府上報《關(guān)于設立中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的請示》。1987年4月25日,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行文通知上海市外經(jīng)貿委,“責成市貿促分會(huì )著(zhù)手籌建‘中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工作,并上報中國貿促會(huì )轉報國務(wù)院審批”。1988年3月12日,中國貿促會(huì )在上報國務(wù)院《關(guān)于中國貿促會(huì )兩個(gè)仲裁委員會(huì )改名和修改仲裁規則的請示》中提出“擬將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深圳辦事處改為分會(huì ),并在上海設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分會(huì )。以后,還擬在條件具備的其他地方設立分會(huì )”。1988年6月21日,國務(wù)院批復同意。1988年8月17日,中國貿促會(huì )行文批準設立貿仲委上海分會(huì )。1988年12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行文通知上海市對外經(jīng)貿委,“根據貿促總會(huì )的決定,貿促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要求在本市設立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上海仲裁分會(huì ))事,已經(jīng)批準?!薄吧虾V俨梅謺?huì )行政上隸屬于貿促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不定級別),并受其管理;經(jīng)濟上為獨立核算的事業(yè)性單位,并要逐步做到自收自支、自負盈虧。該會(huì )對外是獨立的民間仲裁機構,即在中國國際經(jīng)貿仲裁委員會(huì )的垂直領(lǐng)導下獨立辦案?!?

近年來(lái),國家需要有涉外能力的中介機構進(jìn)一步發(fā)揮作用,各地政府也更加重視法律服務(wù)軟環(huán)境建設。貿仲委審時(shí)度勢,根據事業(yè)發(fā)展的需要,近幾年在全國布局,在對外經(jīng)濟區域中心城市增設派出機構,以更好地服務(wù)于我國對外經(jīng)濟貿易事業(yè)的發(fā)展。

為了支持天津濱海新區開(kāi)發(fā)開(kāi)放,2008年2月1日中國貿促會(huì )與天津市人民政府簽訂了《關(guān)于設立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天津國際經(jīng)濟金融仲裁中心的框架協(xié)議》。根據框架協(xié)議,貿仲委于2008年5月28日在天津濱海新區設立了貿仲委天津國際經(jīng)濟金融仲裁中心(天津分會(huì ))。

為了配合中央關(guān)于重慶市建設開(kāi)發(fā)的戰略部署,支持重慶內陸開(kāi)放型經(jīng)濟的發(fā)展, 2008年5月7日中國貿促會(huì )與重慶市人民政府簽訂了《關(guān)于設立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西南分會(huì )的框架協(xié)議》。根據框架協(xié)議,貿仲委于2009年3月20日在重慶設立了貿仲委西南分會(huì )。

貿仲委天津國際經(jīng)濟金融仲裁中心和西南分會(huì )由貿仲委全面管理,天津市和重慶市人民政府予以支持。

為了服務(wù)于中國企業(yè)“走出去”戰略,貿仲委還將進(jìn)一步在境外設立派出機構。

在業(yè)務(wù)管理上,貿仲委及其分會(huì )始終是一個(gè)仲裁委員會(huì )。1993年貿仲委《章程》對分會(huì )的地位作出明確規定,“分會(huì )是貿仲委的派出機構”。此后,貿仲委先后于1995年、1999年、2005年和2012年修訂《章程》,均延續并確認了上述規定。2012年貿仲委《仲裁規則》第二條也規定:“仲裁委員會(huì )的分會(huì )/中心是仲裁委員會(huì )的派出機構,根據仲裁委員會(huì )的授權接受仲裁申請并管理仲裁案件”。

1994年頒布的我國《仲裁法》第十條規定:“仲裁委員會(huì )可以在直轄市和省、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設立,也可以根據需要在其他設區的市設立,不按行政區劃層層設立”;第六十六條規定:“涉外仲裁委員會(huì )可以由中國國際商會(huì )組織設立。涉外仲裁委員會(huì )由主任1人、副主任若干人和委員若干人組成。涉外仲裁委員會(huì )的主任、副主任和委員可以由中國國際商會(huì )聘任”。第七十三條規定:“涉外仲裁規則可以由中國國際商會(huì )依照本法和民事訴訟法的有關(guān)規定制定?!?995年7月28日國務(wù)院辦公廳國辦發(fā)﹝1995﹞44號《通知》中印發(fā)的《重新組建仲裁機構方案》中明確規定“依法可以設立仲裁委員會(huì )的市只能組建一個(gè)統一的仲裁委員會(huì ),不得按照不同專(zhuān)業(yè)設立專(zhuān)業(yè)仲裁委員會(huì )或者專(zhuān)業(yè)仲裁庭”。為了適應《仲裁法》的有關(guān)規定,中國貿促會(huì )對貿仲委的組織架構進(jìn)行了調整,貿仲委主席、副主席改為主任、副主任,不再設立分會(huì )委員會(huì )。

貿仲委于1956年設立時(shí),制定了《仲裁程序暫行規則》。1988年中國貿促會(huì )準備修訂《貿仲委仲裁規則》。為了適應貿仲委設立分會(huì )的工作需要,1988年3月12日,中國貿促會(huì )在上報國務(wù)院《關(guān)于中國貿促會(huì )兩個(gè)仲裁委員會(huì )改名和修改仲裁規則的請示》中,提出“在新仲裁規則中,加入了設在我國各地的仲裁委員會(huì )分會(huì )受理案件適用本仲裁規則及其他職責的條款?!?988年《仲裁規則》第四十二條規定:“ 本仲裁規則適用于仲裁委員會(huì )分會(huì )受理的爭議案件?!币虼俗再Q仲委分會(huì )成立之日起即適用貿仲委統一的《仲裁規則》。

貿仲委設立時(shí),中國貿促會(huì )聘請當時(shí)國內知名的法律、經(jīng)濟貿易專(zhuān)家共21人擔任委員(兼仲裁員)。1984年設立深圳辦事處后,為了適應特區仲裁工作的特點(diǎn)和需要,中國貿促會(huì )從深圳特區特聘七名仲裁委員,從香港工商界、法律界知名人士中特聘八名仲裁委員。中國貿促會(huì )第一屆委員會(huì )第三次委員會(huì )議于1988年9月12日正式通過(guò)的貿仲委《仲裁規則》第四條規定:仲裁委員會(huì )設立《仲裁員名冊》。自此,貿仲委的《仲裁員名冊》與委員會(huì )名冊分立,并統一適用于貿仲委及其分會(huì )。

綜上可以看出,貿仲委及其分會(huì )無(wú)論從歷史事實(shí)上,還是與《仲裁法》相銜接上看,一直都是一個(gè)統一的仲裁委員會(huì ),制定統一的《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冊》,按照統一的業(yè)務(wù)流程辦案。貿仲委與其分會(huì )的關(guān)系,從設立文件和歷史沿革看,分會(huì )作為貿仲委派出機構的定位是十分清楚的。無(wú)論是貿仲委上海分會(huì )或華南分會(huì ),還是貿仲委天津國際經(jīng)濟金融仲裁中心或西南分會(huì ),均為中國貿促會(huì )應地方人民政府的請求而批準設立的。盡管前兩者的成立得到了國務(wù)院的批準,但并不妨礙中國貿促會(huì )為其設立主體。

以貿仲委上海分會(huì )設立為例,有關(guān)文件表明,上海分會(huì )的設立是中國貿促會(huì )應上海方面的請求并上報國務(wù)院同意后批準,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根據中國貿促會(huì )的決定作出的,具體業(yè)務(wù)在貿仲委垂直領(lǐng)導下開(kāi)展。貿仲委分會(huì )與貿仲委的名稱(chēng)存在著(zhù)緊密的關(guān)系,分會(huì )是貿仲委的分會(huì ),不是其他機構的分會(huì ),分會(huì )一直作為貿仲委的派出機構存在和運行。如果對分會(huì )設立意圖或對分會(huì )“垂直領(lǐng)導”理解產(chǎn)生差異,亦應由決定主體即中國貿促會(huì )作出解釋。上海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guān)于中國國際經(jīng)貿仲裁委員會(huì )上海分會(huì )隸屬關(guān)系的《通知》中有關(guān)上海分會(huì )“對外是獨立的民間仲裁機構”的表述不能單獨理解,需要與后句“即在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垂直領(lǐng)導下獨立辦案”一并理解,后句是對前句的具體解釋。單獨將前句視作上海分會(huì )為獨立仲裁機構的依據,實(shí)為斷章取義。整句話(huà)的含義應為:作為貿仲委分會(huì ),應獨立于上海市的行政部門(mén)和其它權力機構,在貿仲委垂直領(lǐng)導下辦案,不受行政部門(mén)或其他企事業(yè)單位的干預,從而突出仲裁這種爭議解決方式的民間性和獨立性,而非“獨立于貿仲委”。

從仲裁立法角度上看,分會(huì )不屬于獨立仲裁機構,不具備獨立的法律依據。根據我國《仲裁法》第十條及國務(wù)院辦公廳關(guān)于印發(fā)《重新組建仲裁機構方案》、《仲裁委員會(huì )登記暫行辦法》、《仲裁委員會(huì )仲裁收費辦法》的通知等規定,仲裁法施行前在直轄市和省、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以及其他設區的市設立的仲裁機構應當依照仲裁法的有關(guān)規定重新組建;依法可以設立仲裁委員會(huì )的市只能組建一個(gè)統一的仲裁委員會(huì )。1995年,上海和深圳均作為依據仲裁法首批重新組建仲裁機構的試點(diǎn)城市,在當地設立了仲裁委員會(huì )。貿仲委上海分會(huì )和深圳分會(huì )當時(shí)能夠與其在同一城市并存的根本原因,就是在法律地位上它們是作為貿仲委分會(huì ),而非獨立的仲裁機構存在。如果分會(huì )要求獨立,與其產(chǎn)生程序同樣,需要經(jīng)過(guò)中國貿促會(huì )和國務(wù)院的批準,并應符合仲裁法的規定。而在現行法律框架下,若貿仲委的分會(huì )成為獨立的仲裁機構,必然導致違反仲裁法和相關(guān)法律制度的規定,還有可能引發(fā)其它仲裁機構在設立分會(huì )制度方面以及相應的司法審查制度方面的連鎖反應,破壞國家法制。

關(guān)于分會(huì )的職能,根據仲裁法的規定,分會(huì )作為貿仲委的派出機構,無(wú)權制訂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冊,自行制定仲裁規則和聘任仲裁員沒(méi)有法律依據。

我國《仲裁法》實(shí)施后,貿仲委的分會(huì )只能作為貿仲委的派出機構,得以在分會(huì )所在城市設立了地方仲裁委員會(huì )的情況下繼續開(kāi)展工作。分會(huì )作為貿仲委的派出機構而不是一個(gè)獨立的仲裁機構,是《仲裁法》實(shí)施后分會(huì )在地方合法存在的根本依據,也是嚴格執行《仲裁法》的必然要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