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yè) >> 新聞
【貿仲裁決域外執行】南非首例:CIETAC仲裁裁決并不違反公共政策,應予以承認與執行
時(shí)間: 2024-06-04

(來(lái)源:采安仲裁)

 

導語(yǔ)

本案中,申請人聲稱(chēng)被申請人未支付合同款項,導致雙方糾紛。被申請人則以申請人涉嫌逃稅為由,拒絕付款及執行CIETAC仲裁裁決。在南非申請承認與執行程序中,被申請人更是據此提出公共政策抗辯,能否得到南非法院支持?

2023年6月2日,南非高等法院就Momoco International Limited v GFE-MIR Alloys and Minerals SA (Pty) Ltd一案作出判決,認為案涉CIETAC仲裁裁決并不違反公共政策,應予以承認與執行。

本案索引為:Momoco International Limited v GFE-MIR Alloys and Minerals SA (Pty) Ltd (55273/2021) [2023] ZAGPJHC 764 (2 June 2023)

 

本案案情

申請人Momoco是一家在英國注冊成立的公司,依據英格蘭和威爾士的法律正式注冊和成立。被申請人GFE是一家南非公司,依據南非共和國的法律正式注冊和成立。申請人是一家從事進(jìn)出口各種商品的國際貿易實(shí)體。被申請人專(zhuān)門(mén)從事合金及相關(guān)產(chǎn)品的制造和營(yíng)銷(xiāo)。2011年至2014年期間,申請人與被申請人簽訂了多份銷(xiāo)售合同,被申請人根據這些合同訂購了9毫米或13毫米的線(xiàn)材,申請人按約定價(jià)格供應線(xiàn)材。每次合同的簽訂方式為:被申請人向申請人發(fā)送指定數量的線(xiàn)材訂單。訂單采用規定的訂單表格,通過(guò)電子郵件發(fā)送。隨后,申請人接受訂單并通過(guò)電子郵件發(fā)送正式簽署的銷(xiāo)售確認書(shū),合同書(shū)面條款按每次銷(xiāo)售確認書(shū)中的條款達成。被申請人隨后簽署銷(xiāo)售確認書(shū)并通過(guò)電子郵件返還給申請人。申請人根據銷(xiāo)售合同通過(guò)海運向被申請人交付了線(xiàn)材。但被申請人未能根據銷(xiāo)售合同支付約定的購買(mǎi)價(jià)款。申請人提出了付款要求,但被申請人拒絕支付16份銷(xiāo)售確認書(shū)中約定的剩余款項,因此引發(fā)了爭議。每份銷(xiāo)售確認書(shū)中的第9條規定了雙方之間的爭議解決機制。根據該條款,所有爭議應通過(guò)友好協(xié)商解決,如果協(xié)商不成,則提交中國國際經(jīng)濟貿易仲裁委員會(huì )(CIETAC)仲裁,按照其規則進(jìn)行仲裁。雙方同意適用中國法律,并且仲裁裁決是最終的,對雙方具有約束力。雙方嘗試友好解決爭議未果。

2017年11月10日,申請人將爭議提交CIETAC仲裁。隨后申請人修正了其具體請求,要求被申請人支付剩余的16份銷(xiāo)售確認書(shū)的金額。2018年5月15日,CIETAC分別通過(guò)特快專(zhuān)遞向雙方送達了仲裁通知、仲裁規則和仲裁員名冊,并向被申請人送達了申請人提交的仲裁申請及相關(guān)證據材料。根據規則第25(2)條,GFE任命了盧先生為仲裁員。Momoco未任命仲裁員,因此根據CIETAC規則第27(1)條,CIETAC主席任命了陶先生為仲裁員。雙方未共同任命首席仲裁員。因此,根據第27(4)條,CIETAC主席任命宋先生擔任該職務(wù)。雙方對仲裁庭的合法任命沒(méi)有爭議。2019年1月15日,仲裁開(kāi)庭審理。雙方均在程序中得到代表。2020年6月12日,仲裁庭作出仲裁裁決并送達雙方,裁決要求被申請人支付申請人所欠款項及相關(guān)費用,并承擔仲裁費用。

 

南非申請承認與執行程序

被申請人拒不執行上述仲裁裁決,申請人遂向南非高等法院申請法院承認和執行CIETAC仲裁裁決。被申請人以公共政策為由抗辯,認為裁決不應在南非執行。理由如下:Momoco是一家不活躍的實(shí)體,不進(jìn)行交易,也不擁有任何重要資產(chǎn)。GFE指出,根據Momoco的指示,購買(mǎi)線(xiàn)材的款項需要支付到一個(gè)位于英國境外的銀行賬戶(hù)。GFE還聲稱(chēng),Momoco宣誓書(shū)中的宣誓人馬先生(即申請人的所有者和控制人)自2015年10月之前消失了,直到2015年10月才重新出現,要求被申請人及其公司集團支付未付發(fā)票款項。因此,申請人涉嫌逃稅,未向英國稅務(wù)當局申報其銷(xiāo)售收入。GFE認為,如果將來(lái)被要求向Momoco支付款項,而該款項需匯入Momoco在香港的銀行賬戶(hù),則此類(lèi)支付將被視為違反《2017年英國刑事財務(wù)法》下的公司刑事犯罪條例(CCO條例),從而視為協(xié)助申請人在英國逃稅。被申請人還認為,執行裁決將導致其違反《防止有組織犯罪法》(POCA)。GFE認為在申請人能夠向其證明沒(méi)有逃稅行為,并且GFE沒(méi)有因共謀而被起訴的實(shí)質(zhì)性風(fēng)險之前,不會(huì )付款。

 

南非法院判決及其理由

南非高等法院認為,案涉仲裁屬于國際仲裁,因為在達成仲裁協(xié)議時(shí),雙方當事人的營(yíng)業(yè)地點(diǎn)位于不同國家。該裁決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出的,因此屬于外國仲裁裁決。因此,本案應依照《紐約公約》規定進(jìn)行審查。本案被申請人抗辯的實(shí)質(zhì)是主張承認或執行上述CIETAC裁決違反公共政策,法院應當拒絕承認與執行,以免違反反避稅法,因為公共政策要求公司必須向主管稅務(wù)機關(guān)全面申報其交易。

法院認為:根據被申請人提供的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報告,并沒(méi)有發(fā)現申請人有任何逃稅行為。仲裁庭也審查并考慮了“逃稅”的抗辯,但認為與案涉爭議無(wú)關(guān)。法院指出:POCA的序言明確指出,有組織犯罪、洗錢(qián)和犯罪團伙活動(dòng)的快速增長(cháng)在國內和國際上構成國際安全威脅,并侵犯了人民權利。POCA的頒布目的是“引入措施以打擊有組織犯罪、洗錢(qián)和犯罪團伙活動(dòng);禁止與敲詐活動(dòng)有關(guān)的某些活動(dòng);規定洗錢(qián)的禁止事項并[創(chuàng )建]報告某些信息的義務(wù);將與幫派有關(guān)的某些活動(dòng)定為犯罪;規定追回非法活動(dòng)的收益……”。POCA的第4-8條涉及非法活動(dòng)收益的犯罪行為。POCA第5條規定:“任何人知道或應當合理地知道另一個(gè)人獲得了非法活動(dòng)的收益,并與任何人訂立任何協(xié)議或從事任何安排或交易,從而-‘(a) 便利該另一個(gè)人或代表該另一個(gè)人保留或控制非法活動(dòng)的收益;或(b) 使用非法活動(dòng)的收益為該另一個(gè)人提供資金或為其購買(mǎi)財產(chǎn)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其受益的,應當被判定為犯罪?!?/span>

本案中基礎協(xié)議或裁決不存在違法行為,也沒(méi)有任何人證明存在此類(lèi)行為。也沒(méi)有任何人證明主要交易協(xié)議是為了實(shí)施違法行為而達成的,從而引發(fā)公共政策問(wèn)題。遵守本法院執行仲裁裁決的命令不能構成POCA第1條定義的非法活動(dòng)。因此,我認為被申請人對POCA的援引錯誤,與本案事實(shí)無(wú)關(guān)。

仲裁員權力的唯一來(lái)源是雙方之間的仲裁協(xié)議。稅務(wù)問(wèn)題與協(xié)議的合法性、裁決的基礎原因或仲裁裁決本身無(wú)關(guān)。如果在國外有違法行為,那是相關(guān)當局的問(wèn)題,而不是本法院的問(wèn)題。正如Vieyra法官在Commissioner of Taxes Federation Rhodesia v McFarland案中所言,法院無(wú)權受理涉及執行他國稅法的法律程序,申請人是否遵守了英國法律,是由英國當局調查和處理的問(wèn)題。公共政策要求當事方履行其自愿承擔的義務(wù)。在Telcordia Technologies案中,上訴法院強調,在考慮承認仲裁裁決時(shí),需要遵守當事人自治原則,高度尊重仲裁決定,這是一種全球性傳統。被申請人的抗辯是為了拖延執行,在裁決后拒絕支付所購商品款項不僅不合理,而且本身也違反了公共政策。因此,被申請人的抗辯應予以駁回,申請人的申請應予以支持。

 

本案啟示

本案是貿仲委(CIETAC)裁決在南非這一金磚國家獲得承認與執行的最新個(gè)案,也是可檢索到的第一起案例,體現了CIETAC裁決國際影響力日益增長(cháng)。本案也體現了南非高等法院在承認與執行外國仲裁裁決時(shí)對公共政策抗辯的審慎態(tài)度。法院明確指出,稅務(wù)問(wèn)題與仲裁裁決無(wú)關(guān),并強調公共政策應保護自愿承擔的合同義務(wù)。被申請人以申請人涉嫌逃稅為由,試圖阻止仲裁裁決在南非的執行,但未能提供有力證據支持其主張。法院認為,承認和執行該仲裁裁決不會(huì )違反南非公共政策,也不會(huì )導致違反《防止有組織犯罪法》(POCA)。恰恰是被申請人拒不履行合同和仲裁裁決本身違反了公共政策。此外,法院強調,國際仲裁裁決應受到高度尊重,這是全球性傳統的一部分。這一判決不僅體現了南非法院對國際仲裁裁決的尊重和支持,同時(shí)也揭示了在全球化背景下,如何平衡不同國家法律和公共政策之間的沖突。案件中涉及的稅務(wù)問(wèn)題與公共政策抗辯,也凸顯了國際商業(yè)仲裁中各方必須面對的復雜法律挑戰和風(fēng)險。

?